国家卫生健康委湖北省卫生计生委武汉市人民政府

《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解读说明

文章来源:   |  发布机构: 爱国卫生  | 发布时间: 2017-10-23 17:51:20  |  点击数: 8814 |  字号: 


  《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2017年4月18日经武汉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5月23日经湖北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审议批准,于2017年8月1日正式施行。

一、制定《条例》的背景

我国人民自古以来就有爱劳动讲卫生的传统习惯,“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商君之法,刑弃灰于道者”等,分别从幼学、习俗、法制等方面体现出了古人对自然、卫生和生命认知的智慧,是我国光辉灿烂的古代文化和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始于1952年的爱国卫生运动,是新中国党和政府将群众路线运用于卫生工作的伟大创举和成功实践,在社会建设的各个历史时期,针对老百姓生产生活中的突出卫生问题,通过动员群众参与除四害、改水改厕、卫生创建等活动,将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和文化优势转化为民众的健康福祉,被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银行誉为“以最少投入获得了最大健康收益”的“中国模式”,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

一人健康是立身之本,国民健康是强国之基。在新的历史时期,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建设健康中国”的重大战略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指出,“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与健康的基础。要继承和发扬爱国卫生运动优良传统,持续开展城乡环境卫生整洁行动,加大农村人居环境治理力度,建设健康、宜居、美丽家园”。当前,我国的社会结构正发生显著转变,工业化、城镇化、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疾病谱、生态环境、生活方式不断变化,我国面临着多重疾病威胁并存、多种健康影响因素交织的复杂局面。时代赋予健康进一步社会化的新内容,需要更多地激活政府的能量、市场的能量、社会的能量、全民的能量,共筑健康防线,共享健康成果。

武汉市的爱国卫生工作在历届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和广大社会民众的积极参与下,为改变城乡环境卫生面貌、保障人民群众健康发挥了重要作用。深入持久开展爱国卫生运动不仅是1000多万武汉市民的心愿,也是实现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建设健康武汉”和“创建国家健康示范城市”的需要。当前,我市爱国卫生工作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一些地方和部门对爱国卫生工作不够重视,人员力量不足;二是人民群众卫生意识还需要进一步增强,健康素养有待进一步提升;三是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的社会大卫生工作格局尚未形成;四是爱国卫生的工作方式不能适应新形势的要求等。有效应对和解决上述新问题,离不开立法保障。2003年湖北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湖北省爱国卫生条例》,武汉市人民政府2007年制定了《武汉市实施<湖北省爱国卫生条例>办法》,但是政府规章立法层级较低,规范作用有限,强制性不够,同时在内容上也没有涵盖前述新问题和不断变化的新形势,不能回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为了更好地贯彻执行上位法,落实《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新时期爱国卫生工作的意见》(国发[2014]66号)精神,切实、有效地解决我市爱国卫生工作中存在的现实问题,同时对我市爱国卫生工作中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加以总结提升,有必要制定一部适合于本地实际、具有武汉地方特色的爱国卫生地方性法规。

二、制定《条例》的经过

(一)调研和起草阶段

2016年初,市人大常委会将《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列入立法项目。市政府法制办、市卫生计生委随即组成工作专班启动立法工作,制定调研方案,进行深入调研。为使《条例》具有更强的科学性、创新性、前瞻性和指导性,充分践行民主立法、科学立法和第三方立法的程序要求,避免部门立法弊端,工作专班委托第三方(江汉大学法学院)承担条例初稿的起草工作;同时,邀请市人大有关专委会和市人大常委会法规工作室提前介入,指导《条例》起草工作。

工作专班立足于我市爱国卫生工作现状,充分吸收了全国兄弟省市经验,并将党中央和国务院关于健康中国2030规划及新时期爱国卫生工作的新部署、新要求吸收到《条例》起草之中。起草过程中还多次与市、区卫生计生、城建、城管、食药监等部门,街道、社区及爱卫工作人员进行座谈,对起草内容反复修改完善,从而形成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

市政府法制办会同市卫生计生委就《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先后3次征求各区人民政府(管委会)和市直有关部门的意见,2次通过武汉政府法制网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考虑到爱国卫生工作与基层工作及市民群众密切相关,起草工作专班3次邀请各区从事爱国卫生工作的人员进行座谈,并分别赴硚口区和黄陂区召开有区卫生计生委、区城管委、区食药监局、部分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以及普通市民参加的专题调研座谈会。2016年8月8日,受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张光清委托,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席丹召开了立法协调会,进一步听取市爱卫会有关成员单位的意见。根据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工作专班多次进行修改完善。2016年8月15日,万勇市长主持召开市人民政府第184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条例(草案)》并提交市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

(二)审议和修改阶段

2016年9月20日,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听取了市人民政府关于《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草案)》的说明,对《条例(草案)》进行了审议。会上,共有29位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了89条次的意见和建议,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关于《条例(草案)》的审议意见报告提出了6条意见和建议。

会后,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就《条例(草案)》开展了征求意见和立法调研工作。将《条例(草案)》送常委会立法顾问组征求意见;就《条例(草案)》的制度廉洁性问题向市检察院征求意见;将《条例(草案)》发送各区人大常委会,征求区人大常委会的意见,并委托区人大常委会征求所在区的各级人大代表的意见;通过武汉人大APP征求市人大代表的意见;在市人大网站和武汉人大立法官方微博上公开征求意见,通过媒体广泛征求市民意见;到黄陂区召开座谈会,听取区有关部门、人大代表、街道及社区负责人、居(村)民的意见。市人大常委会法规工作室会同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市政府法制办、市卫生计生委对常委会审议意见和有关方面意见进行了研究,市人大法制委员会组织部分委员和有关部门对《条例(草案)》进行了逐条研究,作了认真修改。11月4日,市人大法制委员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听取法规工作室关于《条例(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对《条例(草案)》进行统一审议并作进一步修改。11月11日,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九十七次主任会议听取了法制委员会关于《条例(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决定将《条例(草案修改稿)》提请市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

2016年11月22日,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九次会议对《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草案修改稿)》进行了审议。审议意见认为,《条例(草案修改稿)》反映了常委会第一次审议的意见和有关方面的修改建议。同时,有11位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了23条次的意见和建议。会后,市人大常委会法规工作室对审议意见进行了整理和研究,会同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市政府法制办、市卫生计生委对《条例(草案修改稿)》进行修改。为便于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了解相关情况,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于2017年2月24日印发通知,将经过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两次审议、修改后形成的《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草案修改二稿)》报送常委会组成人员审阅。3月10日,市十四届人大法制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听取了法规工作室关于《条例(草案修改二稿)》修改情况的汇报,并作进一步修改,形成《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草案表决稿)》。

  (三)通过和批准阶段

4月5日,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主任会议听取法制委员会关于《条例(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决定将《条例(草案表决稿)》提请市人大常委会会议表决。4月18日,武汉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5月23日湖北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批准了《条例》。《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于2017年8月1日正式施行。

三、《条例》的主要内容

  《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是我市第一部爱国卫生工作地方性法规。《条例》共四十二条,分为总则、政府治理、社会参与、考核评估和附则五个章节。《条例》立足于本市爱国卫生工作实际,相较于上位法,在法规名称上突出“促进”二字,并在法规中将此主线贯穿始终,充分凸显武汉的地方立法特色。

  (一)关于爱国卫生组织协调

爱国卫生是一项内容广泛且与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的工作,具有鲜明而突出的社会性群众性特点。组织协调政府、部门、社会、群众等多方开展爱国卫生活动,是爱国卫生工作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所在。《条例》主要从3方面进行了确定:

一是界定爱国卫生工作的定义、内容及原则等,主要包括城乡环境卫生治理、饮用水安全保障、农村改厕、病媒生物预防控制、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全民健身推进、烟草控制、卫生城镇创建、健康城市建设等9项工作内容。

二是明确市、区人民政府(管委会)领导辖区内的爱国卫生工作;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爱卫会)是本级人民政府统筹爱国卫生工作的议事协调机构,负责组织协调辖区内的爱国卫生工作;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爱卫办)是爱卫会的办事机构,承担日常工作。

三是规定爱国卫生工作实行成员单位分工负责制,各成员单位按照职责分工做好爱国卫生工作。并对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开展爱国卫生工作,纳入社区网格化管理等进行了规定。

(二)关于爱国卫生政府治理

各级政府及其部门履职尽责是切实做好爱国卫生工作的本质内涵和有力保障。为促进爱国卫生工作全面深入开展,准确回应百姓关切,政府及其部门应当首先作出表率,将健康理念融入城市规划、市政建设、道路交通、社会保障等各项公共政策,构建社会大卫生工作格局。《条例》专门设立“政府治理”一章,对市、区爱卫会各成员单位履行社会管理职责,做好与老百姓工作、生活、健康密切相关的重要工作作出了规定,具体包括城乡卫生环境整治、垃圾处理、污水处理、饮用水安全、农村卫生基础设施建设、大气污染治理、面源治理、食品安全、卫生服务、病媒生物防控、农村改厕、控烟、健康教育、信息化建设、健康融入所有政策等15个方面,涉及城管、水务、环保、城乡建设、农业、发展改革、卫生计生以及食品药品监管等多个政府部门。

  (三)关于爱国卫生社会参与

  群众性、社会性是爱国卫生运动的灵魂与精髓,必须最广泛地动员社会各方面参与。《条例》主要从以下4个方面作出了规定:

一是市民的健康权利和提升健康素养的责任,以及参加爱国卫生活动的义务。《条例》要求媒体积极开展爱国卫生公益宣传,营造良好社会氛围。工会、共青团、妇联应当结合自身工作特点,组织职工、青少年、妇女参与爱国卫生活动。

  二是发挥大单位、社会组织和其他社会力量的作用。《条例》要求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等应当确定爱国卫生工作责任人,建立卫生管理制度,组织开展爱国卫生活动;明确市、区人民政府应当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方式,鼓励和吸引社会力量参与爱国卫生工作。

三是倡导公民绿色健康生活。在每年爱国卫生活动月、星期五爱国卫生义务劳动日积极开展爱国卫生活动。《条例》还结合《湖北省公民绿色生活行为倡议》,在绿色生活方式、居住环保、低碳出行、环保旅行等方面作出了倡导性规定。

  四是推进卫生创建和健康城市建设。卫生创建是爱国卫生活动的有效形式和重要载体。《条例》明确要求市、区人民政府应当制订和实施卫生创建计划,发动街道(乡镇)、社区(村)和单位广泛参与卫生创建活动。建设健康城市是卫生创建的升级版。《条例》要求进行健康城市评价,组织开展健康村镇、健康单位等健康细胞的建设,提高人民群众健康水平。

  (四)关于爱国卫生考核评估

爱国卫生工作涉及市、区、街道(乡、镇)、社区(村)和众多部门和单位,需要建立科学的考核监督评估机制,以促进爱国卫生工作有效开展。《条例》主要从3个方面作出了规定:一是工作考核,《条例》规定建立爱国卫生工作评价体系,组织对工作进展和法律法规执行情况进行年度评估,考核结果作为综合考核评价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重要依据之一;二是监督方式,《条例》规定市、区爱卫会采取行政监督与社会监督相结合、定期检查与随机抽查相结合、明查与暗访相结合的方式对爱国卫生工作进行监督,并对第三方评价及市民举报、投诉进行了明确;三是奖惩及责任追究,《条例》规定对在爱国卫生工作中作出显著贡献的单位和个人给予奖励,对检查中不符合卫生称号标准且逾期未改正的取消称号,对不履行爱国卫生工作职责的成员单位建议问责机关追究责任,还规定未获得卫生称号的不得评为同级文明街道(乡镇)、文明社区(村)或者文明单位。


《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

亮点解读

    

  《武汉市爱国卫生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2017年4月18日经武汉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5月23日经湖北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审议批准,于2017年8月1日正式施行。《条例》的酝酿、起草、制定历时十余年,几经磨砺,业内人士翘首以盼,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条例》是我市第一部爱国卫生地方性法规,是对《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新时期爱国卫生工作的意见》、《湖北省爱国卫生条例》、《武汉市实施<湖北省爱国卫生条例>办法》的继承和拓展,在不少方面有了新突破、新阐释。它紧紧把握上位法精神,并广泛吸收当今学界最新理论研究成果,牢牢结合武汉本土爱国卫生工作的实践和经验,突出“促进”的理念,对上位法有关原则规定进一步细化、具体化和强化,同时也将近年来我市爱国卫生工作一些行之有效的做法与经验上升为制度法规,形成了一系列有力、明晰的操作规范。《条例》的出台,对于我市爱国卫生工作具有里程碑意义。武汉市也成为新时期全国吹响“建设健康中国”号角之后的第一个出台爱国卫生地方性法规的城市。

《条例》立足于本市爱国卫生工作实际,在法规名称上突出“促进”二字,并在法规中将此主线贯穿始终,充分凸显武汉的地方特色。纵观《条例》全文,有以下亮点:

一、准确把握爱国卫生运动的特点与精髓

爱国卫生运动是把群众路线应用在卫生防病工作的实践,主要工作内容包容性很大,从职责而言涉及多个部门。很多属于爱国卫生工作的内容,目前都已制定了相应的法规,并确定了执行机构,而且还涉及到交叉执法问题。《条例》创新性跳出了对具体事项进行阐述的定势,在结构上分为政府治理、社会参与两章进行了明晰而科学的规定,充分体现出了爱国卫生运动的社会性、群众性的鲜明特点,并在全面广泛发动社会民众积极参与上下功夫。

二、始终贯穿促进这一主线

各级爱卫会及其办公室作为政府的议事协调机构,主要责任是统筹协调成员单位发挥作用,履行组织、协调、检查、督促职责。《条例》以“促进”贯穿始终,法律条款多是引导型、倡导型,没有设定强制性规范,也无法律责任条款,但同时确定建立爱国卫生工作评价体系,进行年度评估,考核结果作为综合考核评价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重要依据之一,且强调了行政责任追究,保障了《条例》落实落地。

三、充分体现新时期爱国卫生运动的时代特征

    爱国卫生运动同时具有鲜明的时代特性,在不同的社会建设历史时期,针对老百姓生产生活中的不同社会卫生问题而深入推进。《条例》围绕“建设健康中国”战略部署,以《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新时期爱国卫生工作的意见》(国发[2014]66号)明确的新时期爱国卫生工作任务为支撑,以实践中存在的薄弱环节和缚束爱卫工作开展的问题为导向,对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实践健康城市理念、倡导绿色生活方式、实施健康细胞工程、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等进行了明确和规定。

四、进一步强化爱国卫生组织体系

《条例》规定爱国卫生工作由市、区人民政府(管委会)领导,爱卫会是政府的议事协调机构,爱卫办承担日常工作,市、区人民政府应当为爱卫办配备专职工作人员;爱卫会实行成员单位分工负责制,成员单位按照各自职责分工,做好爱国卫生工作;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负责辖区爱国卫生工作,将其纳入社区网格化管理,确定专(兼)职工作人员;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确定人员负责落实爱国卫生工作;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等应当确定爱国卫生工作责任人,接受所在地爱卫会的检查监督;从法规上保障了爱国卫生组织体系健全,工作事有人干,责有人负。

五、坚持打造民众参与爱国卫生活动的传统平台

爱国卫生活动月和星期五爱国卫生义务劳动日是居(村)民、单位职工、公益组织和志愿者参与爱国卫生活动的传统平台和有力抓手。《条例》规定在每年爱国卫生活动月,全市集中开展爱国卫生主题活动,推动解决社会关注、群众关心的突出卫生问题;在星期五爱国卫生义务劳动日等,本市积极开展相关爱国卫生活动。

六、着力强壮社会参与爱国卫生活动的有力抓手

开展卫生创建活动是街(乡、镇)、社区(村)、单位参与爱国卫生活动的有效形式和重要载体。《条例》规定未获得卫生街道(乡镇)、卫生社区(村)或者卫生先进单位称号的,不得评为同级文明街道(乡镇)、文明社区(村)或者文明单位。被评为卫生街道(乡镇)、卫生社区(村)和卫生先进单位的,按照有关规定予以奖励。

七、对病媒生物防制设施配备提出明确要求

  《条例》规定病媒生物预防控制工作实行责任制。食品生产经营单位、集贸市场、宾馆、商场、垃圾转运及处理场所、公厕等重点行业和部位应当完善病媒生物防制设施,进行经常性消杀工作,达到国家规定的预防控制标准。

八、将农村卫生基础设施建设纳入规划

《条例》规定农村生活垃圾收集和中转、生活污水处理、公厕等卫生基础设施的用地布局和建设要求,应当纳入镇总体规划、乡规划、村庄规划。

九、明确开展第三方评估

《条例》规定可以委托第三方对爱国卫生工作开展情况提供评价意见。